一隻貓咪喵喵喵

關於部落格
留言被刪一次就該知道自重
  • 5614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YOI][勇維] 告別單身派對(中)

◎清水文,因為爆字數(四千的東西變六千啦)所以決定拆成三篇貼

◎印量調查持續進行中:https://goo.gl/0Rl5Dd 



當勇利為了逃避恐慌猛灌啤酒時,在距離燒肉店步行約十五分鐘的酒吧中,另一場告別單身派對也正在進行中。

爵士樂在酒紅色的天花板下繚繞,暈黃的燈光從彩色玻璃燈罩下散出,客人三三兩兩的坐在紅木吧台或圓桌邊,桌椅間雖沒有屏風或牆壁分隔,但壓低的話聲、刻意避開鄰桌人的視線,都將整個酒吧切割成一座座獨立的孤島。

維克多坐在酒吧角落的四人圓桌邊,桌面雖被各式下酒小菜佔滿,但桌上的酒杯卻只有兩只,一個放在維克多自己面前,另一個則屬於他的伴郎克里斯托夫˙賈科梅蒂。

維克多端起裝著威士忌與球形冰塊的玻璃杯,啜飲一口酒愉快地笑道:「好喝……不愧是克里斯,挑的店菜和酒都好美味。」

「如果你不是一週前而是一個月前通知我,我還能找到更好的。」

克里斯聳肩回答,視線掠過兩人身旁的空椅,翹起腿促狹地問:「不過告別單身派對居然只找我一個人,你的人緣有差到這種地步嗎?世錦賽七連霸、大獎賽

九冠王,在世上有著千萬名仰慕者的維克多˙尼基福羅夫先生。」

「若要比支持者的數量,你也沒差我多少啊。」

維克多放下威士忌杯,單手支頭凝視克里斯淺笑道:「而且你對我來說是特別的,我的告別單身派對只要你足夠了,其他人等婚禮當天我再招待就行了。」

克里斯的眼瞳微微張大,愣了一會臉上浮現苦笑道:「作為『特別的人』我給你一個忠告,你這話在這裡、這個時刻對我說沒關係,但過了今晚出了這扇門後,可別對勇利以外的人說相同的話。」

「為什麼不能?」

「因為勇利會打翻醋罈子。」

克里斯故作嚴肅的看維克多一眼,拿起金黃酥脆的炸花枝圈沾醬道:「說起勇利,他在世錦賽上的表現真是嚇壞所有人,不但從你手中拿下金牌,還在頒獎台上當眾求婚,簡直比兩年前俄羅斯、日本通過同性婚姻法還驚人。」

「我也沒料到勇利會那麼做呢。」

維克多垂下彎長的銀睫,輕撫無名指上的戒指微笑道:「同居三年勇利都沒做過任何表示,我都做好我們的關係最多就是這樣覺悟了,他卻忽然捧著金牌單膝下跪求婚,這麼甜蜜又巨大的驚喜我。」

「他會拖了三年才求婚不是你的錯嗎?」克里斯挑眉問。

「我的錯?」

「你一復出就連拿兩屆世錦賽冠軍、三次大獎賽金牌,這要勇利怎麼向你求婚?」

「怎麼不能?」

「怎麼能?」

克里斯反問,將花枝圈放進口裡,咀嚼幾下嚥入喉中道:「你都說得到金牌後才結婚了,勇利沒拿到金牌怎麼向你求婚?」

「我有拿到啊。」

「你拿到不算數,要勇利……」

克里斯頓住,看出維克多不是在開玩笑,而是真心誠意的感到困惑,腦中閃過一個荒唐但符合老戰友奇妙思考迴路的猜測,放下手嚴肅地問:「維克多,你所謂的『拿金牌就結婚』,是指勇利拿到金牌才結婚,還是你和勇利其中一人奪金就結?」

維克多眨眨眼理所當然的回答:「當然是我或勇利拿到金牌就結婚啊,這需要問嗎?」

「……」

「我前年和去年得到金牌時,直接、間接問過勇利好幾次:『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該跟我說』,結果他不是道歉就是說:『明年我一定會拿到金牌。』完全沒有提到結婚的事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我還以為他是忘了或不想和我結婚,沒想到……勇利是想讓我驚訝,才拖上三年的吧。」維克多偏頭溫柔地微笑。

克里斯望著友人甜美的笑臉,沉默片刻後忽然噗哧一聲,轉頭掩嘴抖著肩膀笑起來。

「克里斯?」

「哈、哈哈!讓我哈……笑一下哈哈哈——」

「你在笑什麼?」

「沒有、哈……沒什麼,只是……呵呵呵!」

克里斯彎腰縮在桌子底下笑了足足五分鐘,才直起身子喘一口氣道:「呼……笑得肚子好痛嘴好酸,你和勇利真是……都搞不清楚是甜蜜還是折磨了,雅可夫和尤里歐夾在你們之間真是辛苦啊。」

「你笑的原因和雅可夫、尤里歐有關?」

「沒……就當作有關吧。」

克里斯抬起手招來服務生加點一杯蘇打水,再將目光放回維克多身上道:「不過既然你想和勇利結婚,主動求婚不就好了,他一定不會拒絕。」

維克多的嘴角微微僵住,但馬上就恢復正常前傾身子湊近友人問:「克里斯,你什麼時候和你身邊那位結婚?」

克里斯愣了半秒,挑起單眉假笑問:「哎呀,『那位』是哪位?」

「就是從你升上成人組後就跟著你的『那位』啊,如果你沒有勇氣,我可以把我的捧花送給你增強信心喔」

「謝謝但不需要,而且捧花是用扔的不是用送的。」

克里斯透過眼角餘光瞄到服務生端著托盤靠近,側身方便對方將盤中的水杯放到桌上,而待服務生遠走之後,他像是忘了兩人先前聊的話題似的,直接談起自己是怎麼找到這間酒吧。

維克多掛著淺淡的笑容,手端威士忌杯聽克里斯說話。

他先前說克里斯是特別的,這話不是奉承、玩笑或謊言,而是發自內心的真誠之語,而這不單是因為兩人相識也競爭超過十年,更是因為對方的聰慧與體貼——克里斯聰明到能看穿自己的心思與偽裝,但卻不會利用或粗暴的點破,而是選擇忽視甚至幫忙掩飾。

在克里斯面前,維克多不需要說客套話或擺笑臉,兩人就像默契十足的雙人舞者一樣,只須一個眼神、手勢或重心轉移,就知道另一方要前進或後退,並且分毫不差的配合。

扣除勇利和雅可夫,克里斯算是最了解也最包容他的人了。

「維克多。」

克里斯將維克多從拉回現實,舉起自己的酒杯望著友人笑道:「敬新婚。」

「敬勇利。」

維克多回應,伸長手臂讓自己與克利斯的酒杯在圓桌上方相碰,清脆的聲響溶入爵士樂的鼓點中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其實克里斯是我第三喜歡的人物,克里斯你和你家那位不知道名字的先生也要幸福啊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