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貓咪喵喵喵

關於部落格
留言被刪一次就該知道自重
  • 5614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王子殿下結業中】19

 
 


羅樓目送三人三使魔離去,轉身正要回座位坐下時,發現梅納格黑著臉注視自己,愣了一會抱歉的笑道:「對不起、對不起,我看書記官先生似乎沒有向這些人說明的打算,所以便擅自開口了,我沒說錯話吧?」

「殿下的應對十分完美,哪會有錯呢。」梅納格的嘴巴在笑,心裡卻不停飆髒話。

這個奸詐、粗暴、道德觀扭曲、眼中除了自家勇者外什麼都不在乎的冒牌王子!表面上任命他擔任審判官緝凶,一轉頭卻將問話、安排嫌疑者的工作搶去做,分明是找藉口將自己困在迎賓館,阻止國王陛下知道王都內有叛亂分子!

羅樓沒有感受到梅納格的怨恨,理了理衣袍坐下問:「書記官先生,我們該從哪一位開始問?」

「先從……」

梅納格腦中閃過三名關係人的臉龐,頓了幾秒才決定道:「先從那位口齒不清的少女問起吧,她看起來最年輕也最單純,應該不用費多大力氣就能突破她的心防。」

「但你沒有攻陷過任何一名少女的心吧?」雪諾絲忽然插話,讓梅納格的五官一下子扭曲。

「哈哈哈,雪諾絲你就饒過書記官先生吧,他和妳一樣,都是在感情之路上掛蛋的人啊。」

羅樓的安慰讓梅納格的表情更難看,轉頭看向黑狐狸勇者微笑道:「小狐,請你將那位少女帶過來。」

黑狐狸勇者點點頭,三兩口將手裡的牛肉三明治吃完,跳下長椅直直奔向門口,很快就牽著纖細少女走回房。

梅納格為了不讓羅樓搶走發話權,立刻上前擺出笑臉道:「妳好,我是梅納格˙伽那格,是侍奉阿里曼伯爵的書記官,奉羅樓殿下的命令,負責尋找殺害海烏盧大人的賊人。」

纖細少女抿唇注視梅納格,沒有開口回應書記官,只是侷促不安的站著。

梅納格皺眉,不管是哪一個國家或文化,在對方自我介紹後都該報上自己的名號,可是少女卻一個字都沒說。

難道是不知禮節的村姑?可是看少女的容貌和穿著──華麗的金髮、翡翠般的綠瞳、端正的五官和緞面長裙,實在不像深居山野不知禮貌的粗人。再說,海烏盧可是波羅地王國的首席執政官,思念或常接觸的對象怎麼可能是村姑?

纖細少女似乎察覺到梅納格的困惑,先用力搖頭再連拍自己的喉嚨。

梅納格看著纖細少女的動作,靈光一閃問:「妳發不出聲音?」

纖細少女點頭,一隻手攤平,另一隻手做出握筆的動作。

梅納格看懂纖細少女的暗示,趕緊起身走到桌案前,拉開抽屜翻出紙張、鵝毛筆和墨水瓶,再招手請少女過來。

少女走到桌邊坐下,拿起鵝毛筆沾墨寫字,交給梅納格一張有三行黑字的紙張。

梅納格拿起紙張讀道:「『我是波羅地王國國王波賽斯的小女兒──愛麗兒,雖然現在看起來是人類,但我與我的姊姊瑪麗兒一樣都是人魚,是靠海烏盧大人的魔法,以聲音、雙腳每次走路都會痛如刀割為代價取得人類的外貌。』

喔,所以那位護住您的半人半魚女士是妳的姊姊,名字是瑪麗兒?」

纖細少女──愛麗兒──點頭,將紙從梅納格手中抽回,望著書記官準備回答下一題。

多……多麼乖巧、配合、可愛的女孩啊!梅納格心中湧現暖意,放柔了聲音問:「愛麗兒殿下,以您對海烏盧大人的理解,有誰恨海烏盧大人恨到想殺了他?」

『我不知道,我和執政官僅是認識,沒有多少來往,不清楚他有那些仇人』愛麗兒寫道。

「那麼您有沒有懷疑的對象?」

梅納格見愛麗兒一臉茫然的望著自己,進一步說明:「像是海烏盧大人死了會有誰得利、最近和哪個人有過爭執、被誰說過壞話,殿下您知道嗎?」

愛麗兒思索片刻,搖搖頭寫下:『對不起,這個我也不知道,我這半年都待在國外,沒有見過執政官,不清楚他與他周圍的狀況。』

「妳和海烏盧一次都沒接觸過?」

羅樓的聲音忽然冒出,梅納格與愛麗兒嚇一跳雙雙往後看,這才發現所有人都端著盤子拿著叉子站在兩人背後。

羅樓無視兩人的驚嚇,直直盯著愛麗兒問:「不管是實際見面還是書信往來,一次都沒有嗎?」

愛麗兒被羅樓看得有些退縮,頓了一下才寫字回答:『一次都沒有。我這半年除了瑪麗兒姊姊外,都沒和家鄉的人聯絡。』

「這樣啊……」

羅樓瞇起眼輕嘆,注意到梅納格露骨的瞪著自己,後退半步抱歉地道:「我看你問得那麼起勁,忍不住心癢也問了一句,沒影響到你吧?」

「沒有。」

才怪!你把愛麗兒公主嚇壞了!梅納格壓抑著怒吼的衝動,轉向仍縮著肩膀的愛麗兒微笑道:「愛麗兒殿下,最後再請教您一個問題,您今天都在哪兒、做什麼?」

『我在塔西陀街散步。』

愛麗兒寫道,小心翼翼的瞄著羅樓問:『不好意思,你們會問到什麼時候?日落前會結束嗎?』

「應該不會拖到日落時分。殿下日落後有事?」

『有想找的人,他固定在日落後出現。』

「出現的地點是塔西陀街?」羅樓二度插話,藍瞳如利刃般射向愛麗兒。

愛麗兒不自覺的退後,靠在椅背上寫道:『是的。請問我能回去了嗎?』

「抱歉,短時間內恐怕無法讓您回去,但您可以先回客房休息。」

梅納格側身擋住羅樓,朝黑狐狸勇者招手道:「勇者大人,請你把愛麗兒殿下送回房,然後請那位皮膚略黑的先生過來。」

「好的!」

黑狐狸勇者晃著尾巴跑到桌案邊,牽起愛麗兒的手,扶著走一步痛一步的人魚公主慢慢走出客房。

梅納格欣賞著這幅可愛勇者、美麗公主相依相行的美景,正覺得心曠神怡、可以配五個白麵包時,耳朵忽然捕捉到細微的咬牙聲,本能的將頭轉向聲音源,和羅樓四目相對。

「……」

「怎麼了?」羅樓微笑問。

「沒事。」梅納格別過頭,雖然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,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,如果不假裝沒聽見羅樓的咬牙聲,自己會性命不保。

裝聾能保住梅納格的命,可是卻也讓沉默與尷尬迅速蔓延,好在黑狐狸勇者很快就返回客房,身邊跟著……

「怪、怪怪怪物啊啊啊──」

……帶著再次對海烏盧屍體尖叫的小麥色男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