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貓咪喵喵喵

關於部落格
完成編輯
留言被刪一次就該知道自重

[YOI][勇維] 聖誕快樂(上)

 



雖然俄羅斯不怎麼過生日,也不太慶祝誕節——至少不慶祝十二月二十五號那一個,但這不表示維克多不會收到聖誕或生日禮物,畢竟他的粉絲遍佈全球,而且絕大部分都將聖誕節合併偶像誕生祭慶祝。

今年更是如此,維克多在世界錦標賽五連霸後宣佈休息轉作教練,再於大獎賽決賽發出選手歸復消息,並於兩週後的俄羅斯錦標賽——一如往常在聖誕節舉辦——華麗的奪下金牌。

這令粉絲們在不到一年之內由雲端墜入海溝,從海溝中顫顫巍巍游上岸後,再毫無預警的搭火箭突破大氣層,而他們像是要發洩自己的絕望與狂喜一般,用足以也真的登上各大新聞頭條的力度,於自家、網路、俄錦賽現場或任何有轉撥賽事的餐廳中歡慶聖誕節暨維克托‧尼基福羅夫誕生日。

只是粉絲們準備的生日宴、聖誕派對再多再盛大,和家人、摯友所辦的在氣氛與放鬆程度上仍有所差異,而維克多的親友不是不慶賀生日、聖誕節的俄羅斯人,就是習慣和親人一起過聖誕的外國人。

而維克多想都沒想過,自己有生以來第一場由親友主辦的聖誕兼生日宴,會在俄錦賽結束的隔日,於遠東的島國上舉辦。

「維克多,生日快樂!」

「維醬生日快樂!」

「聖誕快樂!」

「生日快樂。」

「生日和聖誕快樂!」

「聖誕和俄錦賽冠軍快樂!」

「俄錦賽冠軍和訂婚快樂!」  

維克多一從男湯出口頂著毛巾走出來,左右就噴出彩帶和碎紙花,包含勇利在內的勝生、西郡夫妻與三胞胎、美奈以及戴上聖誕帽的馬卡欽,一共十人一犬手拿花束、禮物或舉著由金蔥、亮片和蠟筆小人裝飾的慶賀板,站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搬出來的等身高聖誕樹前蹦跳歡呼。

維克多愣了兩三秒才反應過來,大大吸一口氣興奮地道:「哇喔!沒想到都二十六號了還有人祝我生日與聖誕快樂,真有趣!」

勇利縮了一下肩膀,放下慶賀板抱歉地道:「對不起,我也知道日子都過了才慶祝很奇怪,可是維克多生日那天我要參加全日錦不能去俄羅斯,但是我又……一次也好,想和一起過聖誕節和生日,所以就……對不起!」

「為什麼要道歉?收到禮物和祝福是快樂的事,然後在意想不到的時間收到又更叫人開心了!」

維克多雙手握拳用力點頭,抱住鬆一口氣的學生兼未婚夫道:「勇利謝謝你,你能拿下全日錦的冠軍在我的預料中,但是能在我泡澡時佈置這麼多裝飾,就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了!」

「不、不,這不是我一個人功勞的,西郡、優子、真利姐、爸爸媽媽和美奈子老師也……」

「勇利最棒了!」

維克多磨蹭勇利的臉直到自己盡興,放開暈陶陶的學生轉向其他人期待地問:「聖誕節和生日都會吃大餐,那我有雙倍的大餐吃嗎?」

「有喔有喔,我們訂了烤雞、馬鈴薯火腿沙拉、生日蛋糕和壽司,還做了活烏賊刺身、雞肉火鍋與維醬最喜歡的豬排丼,菜多到要擺三張桌子呢!」寬子——勇利——的母親點頭道。

「酒也多準備了好幾瓶,啤酒、燒酒、紅酒都有,盡情的喝不用客氣。」利也——勇利的父親——也笑著道。

「到餐廳去吧,要不然菜都要冷了。」真利指指身後的餐廳入口道。

維克多眼睛一亮拉著勇利朝餐廳跑,馬卡欽一蹦一跳的跟在主人後頭,其餘人則各自帶著微笑、竊笑、苦笑或慈愛的表情一同走進餐廳。

平心而論,由榻榻米、紙屏風、矮方桌和格子門窗組成的日式餐廳不管怎麼佈置,聖誕氣氛都很難勝過歐美店家;而佔據三張桌子的甜點菜餚雖是寬子、真利、優子傾全力烹煮或訂購,不過較之星級飯店或餐廳——維克多出國比賽、工作或參加粉絲見面會時的場所——仍差了一截。

但客觀上雖是如此,維克多卻覺得嘴裡的食物比任何餐館美味,懸吊在燈籠、木梁柱和牆上的聖誕裝飾比任何地方鮮艷溫暖,然後在耳邊繚繞的對話——無論是以他能流利使用的英文說,還是一知半解的日語講,全都有趣得不行。

——只要和勇利在一起,不管做什麼都好愉快。

維克多端著裝燒酒的瓷杯,斜眼瞄向坐在右手邊喝雞湯的勇利,嘴角緩緩上揚。

勇利的美好與魅力,維克多在移居長谷津的這八個月間已經充分體驗到了,不過在為了俄錦賽與對方分離兩周再重逢的此刻,他才深切感受到自己對身旁的青年有多麼依戀與喜愛。

優子注意到維克多的眼神流動,微微一笑看向勇利問:「對了勇利,你不把『那個』擺出來嗎?」

「『那個』是什麼?」勇利放下陶碗問。

「就是『那個』啊,每年你都會弄,今年還特別華麗,中間是蛋糕周圍是照片、剪紙還有黏……」

「停停停停一下!」

勇利緊急揮手打斷優子,扭曲著臉慌張地道:「那、那個我已經吃掉了!已經吃掉、拆掉了、處理掉了,所以、所以……」

「吃掉了還有照片啊,拿出來給維克多看,他一定會很驚豔。」

「我沒有拍照,半張也沒拍!小優妳別說了!」

「要給我看什麼?」

維克多將頭探入勇利和優子之間,盯著自己的學生蹙眉問:「勇利,你們在說什麼?」

「沒什……」

「在說勇利每年十二月二十五號都會進行一次的維克多邪教儀式。」西郡一臉壞笑的打斷好友。

「那才不是邪教儀式!是維克多的生日祭壇……呃。」

勇利整個人僵住,從眼角餘光發現維克多直直盯著自己,抖了一下肩膀望向對方道:「維克多,那是……只是……」

「好想看!」

維克多貼上勇利的身子,睜著水汪汪的大眼道:「我想看勇利幫我搭的邪教祭壇!要到哪裡看?這裡還是勇利的房間?」

「不是邪教祭壇,是生日祭壇……」

「我的手機裡有喔。」

美奈子掏出自己的手機滑了滑,將螢幕轉向維克多道:「這是今年的,往上滑有去年、前年、大前年和四年前的。」

勇利倒抽一口氣想將手機奪走,可惜維克多的動作更快,在學生伸手同時就把手機拿去。

「維、維克多!」勇利哀號的想搶回手機。

「馬卡欽,去撲勇利。」

「汪汪!」

「不、不要這樣!馬卡欽坐下,乖坐下……」

維克多在勇利的掙扎聲中轉身滑手機,被眾多維克多壓克力立牌與相片圍繞的蒙布朗、遭紙製維克多和貴賓犬布偶包圍的草莓大福、前後左右都放著以維克多為封面的雜誌或海報的乳酪蛋糕……塞滿各種自己的相片一張張滑過眼前,一開始只覺得有趣又好笑,但隨著閱覽的張數增加,笑意漸漸也轉為暖意。

——勇利這麼瘋狂的喜歡著我啊。

維克多臉上浮現淺但甜蜜的笑容,身子一倒躺到好不容易擺脫愛犬的勇利身邊,一手拿手機一手搖晃學生的肩膀問:「勇利,照片只這幾張嗎?還有沒有其他的?我想看!」

「沒沒沒沒有了,所以……」

「那要不要看勇利小時候的照片?我可以回主屋拿相冊。」寬子在桌子另一端問。

「還有錄影,不管是比賽、運動會還是慶生會都有喔。」利也微笑補充。

「爸爸、媽媽!」

勇利以近乎尖叫的音量大喊,滿臉通紅地從地上爬起來道:「今天是要幫維克多不是幫我慶生,不要一直聊我的事啦!」

「為什麼不能聊勇利的事?」維克多問。

「因為今天……不對,是昨天生日的人是你不是……」

「在我的生日宴上,聊我喜歡的事有什麼不對?」

維克多發問讓整個餐廳陷入寂靜,而他像是沒察覺到這點似的——事實上也真的沒察覺,將勇利戴戒指的手拉到唇前輕輕印上一吻,笑容燦爛地道:「我最喜歡勇利了,所以只要是勇利的事,我通通都想知道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不行嗎?」維克多問,嘴唇在說話時輕輕擦過學生的手指。

勇利的肩膀顫抖一下,盯著維克多好一會才垂下頭,以細如蚊蠅的聲音道:「如果、如果維克多有興趣的話……」

「我有興趣!」

維克多躺在榻榻米上舉手,和走過來的馬卡欽玩了一會,直到寬子與利也搬著一大疊相簿與光碟回來才坐起來,靠在勇利的身上看錄影翻照片。